李可爱

© 李可爱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家纪 一

页芷:


父母在,不远游。古人所谓的“愚孝”,在这个追逐忙碌奔波的时代早已不存在了。每个年轻人的内心有着澎湃激昂的理想,并时刻准备着为它而奋斗。


年少时追逐别人的脚步,听从别人的要求,总想着逃离开父母的束缚,没有他们的约束也可以过得很好,可从不愿回首看看在身后无所求的目光。


行走一生,垂垂老时,身边儿孝孙绕,可开口想喊的那一句爸妈,再也无人可应。


自从父亲离世后,母亲的话就渐渐多了起来,我打回的电话也从最初的几天一次变成一天几个,只为多听听她是否安好,心情如何,可有按时吃饭。有时她也会烦腻我,发个脾气,可话语里的欣喜我还是能听得出,谁让我是她的女儿呢,这几乎...

每天都在催你早点睡
无非是想让你在睡前最后一个晚安
是我给你的
无非是想让你能够梦到我
时好时坏 只要是我

我说 所有的酒 都不如你